這裡是凌雨!歡迎勾搭!
JOJO深坑中,一條飛魚能撩動多少人的心弦啊
幾乎不產糧的小廢物

「高橋一生,你要一生幸福啊」


一個仗世吉良的小短打

吉良靜靜地佇立在沙灘上,衣角灌入空氣微微揚起,視線凝滯於遠方翻騰躍動的浪尖,青藍被無形海風挑起,落下時已是迷濛澄清的雪白。他的眼裡藏著一片大海,他是屬於海的男人。


仗世文腳下是離吉良背後有些距離的細沙,他的目光落在吉良俐落的背影和碎髮。他不眷戀海,比起海洋他更喜歡與植物作伴。


他們本不應交會。海洋與陸地從本質就不同。他們本該各自過著自己或許平穩或許坎坷的生活。直到一條飛魚撲騰著鰭劃過空氣飛上陸地,水花落下映著陽光,一個從弧度裡望見陸地,另一個從缺口中窺見海洋。


他聽見了那句話。於是仗世文走向前,踩過或許暗藏著玻璃碎片的細沙,恐懼徬徨被他丟棄在腳邊,他伸手去擁抱那團光芒。...

【織太】來自死神的故事

*童話paro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夜晚。

月光傾落,順著時間推移的斜度緩緩流洩。銀色水窪匯聚在老舊的木製長桌上,細紋與裂痕若隱若現,時間從不吝於留下足跡。

夜晚被塗抹得太深,以至於銀光力有未逮的角落便是深不見底的黑暗。陰影將人影包裹住,彷若被墨跡掩蓋的字句。


腳步聲鑽進寧靜,沉寂的空氣漸漸瓦解,輕快的步伐驀然止於門口。

陰影不為所動。


「啊,找到你了。」

藏著刀尖的琥珀眼神盯著陰影看,笑開了蒼白的唇。


我叫做織田作之助,是一名死神。主要的工作便是見證各式各樣的死亡。

但那名站在月光中渾身纏滿繃帶的男孩,一瞬間竟讓我感覺到,他超越了死亡。

至少,他的視線穿透了闇影,看見了凡人所不能看...

纠结(古福)(1)

终于赶出第一篇了,觉得自己快虚脱了(不
希望在中考前能把它写完(不可能
獻給雲桑的禮物:抱歉我還沒寫完,然而我會把它寫完的(?

柔和的夕晖泼了半边天空掺了金子的橘红,光线从窗户中溅进了诊疗室,在地上映出一个埋首写报告的影子。

福原仔细地将报告的最后一个字写上,放下笔,松了一口气似的露出了微笑,「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现在几点了……咦?已经这么晚了吗?」位于数字六和七之间的短针让福原惊讶了,抬头望了望渐暗的天空,福原加快了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

天暗得很快,转眼间天空已被罩上淡淡的夜色。

福原走在回家的路上,今早日野医生所说的话缓缓漂过他的脑海。

「人会对相处很久的人事物产生眷恋……...

谎言(古福小段子(?))

「福原桑、你知道吗?」古贺偷偷瞟了一眼手机萤幕上显示的字,对着从浴室中走出来的福原露出认真的表情,心里却暗自窃笑着。

「什么?」福原带上浴室的门,微微地歪起头问道。

「那个……?」古贺又瞄了一眼手机,努力地让自己的语速快些,「地球是方的,鸭子是四条腿的,天是绿色的,我是不、不喜欢你的!」

啊啊,吃螺丝了……。古贺有些懊恼的想。
一边想着,古贺一边观察着福原。只见福原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眼眶有些红,脸颊淌下不知是沐浴完从发间滚落的水珠还是泪珠。「古贺桑……?」哭腔些微染上了福原的尾端。

古贺被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的玩笑居然让自己的恋人这么难过,正着急的想着什么来安慰福原时,福原却露出了恍然...

马赛克日本—九井良明练笔

因为想要揣摩人物性格,从马赛克日本里挑了一个段落来描写,剧情完全和原剧一样,就是个练习(

纸上的文字令人心生烦闷,索性丢到一边不看了。九井良明将椅子往后滑,腾出空间让自己站起身,顺手拿起只剩下三分之二瓶的汽水。

「扔扔看。」直接了当的命令句落在一旁沙发上一脸呆滞的常末身上。
常末理世吗……看起来是个呆子,也许能用在特殊的地方?

顺势踏上摆在地上的滑板,控制着向前滑了一小段后转了个圈,稳稳地停在常末的面前。「扔扔看。」九井复述,喝了口汽水。
常末一头雾水的盯着九井看,小心翼翼的从桌上拿了个汉堡,朝着九井轻轻地扔了过去,汉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被一脸漠然的九井用力拍落。常末吓得的发出一声惊呼...

外山(とやま)与外山(そとやま)(下)

总算是写完了,让各位久等了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土下坐

这篇有点赶,依旧渣文笔、OOC和奇怪的脑洞,请各位包容包容(

写到一半发现也许这剧情比较适合清四(喂

感谢小伙伴的催更!!!!!


外山诚二回到了自己家中,随手将脱下来的医师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走到了位于客厅的沙发前,放任自己的身体陷进柔软的沙发之中。

仰起头靠上沙发背,想起自己在医院时被外山谦介搞成那样狼狈的样子,还挑衅了自己很佩服的朝田,外山诚二就想揍自己和外山谦介一拳。

真是糟透了。外山诚二微微抿起唇,闭上了眼又很快的睁开,而后将视线抛到了自己的医师袍上。

等等……那里站着一个人?

「外山谦介?你跟踪我回来?!」发现...

外山(とやま)与外山(そとやま)(上)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文笔渣而且是大写的OOC,不介意伤眼睛的话就请看下去吧(抹脸


「呼啊——」外山诚二猫似的眯起眼打了个呵欠,翘着二郎腿,慵懒得整个人几乎瘫在了椅子上。刻意悬空的脚无聊的晃呀晃。不感兴趣的眼神片刻的移向窗外的蓝天绿叶,随后移回又爆出一声哄堂大笑的电视。

下一秒,对于播放了一下午乏味笑话及罐头笑声的电视,外山诚二忍无可忍,从桌上粗鲁地抓过遥控器用力按下关闭键,而后随性地将它丢回桌上。

「好无聊啊……其他人不是去动手术就是去进修,丢我一个人守在这里算什么啊!」平时带着轻蔑的眸中此刻被不满席卷,眼神扫过空荡的办公室,外山诚二将累积了一个下午的怒气全部发泄在对着空气的叫嚣...

© 凌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