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凌雨!歡迎勾搭!
文野/ES/全職/魔道/渣反/天官/凹凸/彈丸/法扎
幾乎不產糧的小廢物

「高橋一生,你要一生幸福啊」


外山(とやま)与外山(そとやま)(下)

总算是写完了,让各位久等了实在是非常不好意思(土下坐

这篇有点赶,依旧渣文笔、OOC和奇怪的脑洞,请各位包容包容(

写到一半发现也许这剧情比较适合清四(喂

感谢小伙伴的催更!!!!!


外山诚二回到了自己家中,随手将脱下来的医师袍挂在一旁的衣架上,走到了位于客厅的沙发前,放任自己的身体陷进柔软的沙发之中。

仰起头靠上沙发背,想起自己在医院时被外山谦介搞成那样狼狈的样子,还挑衅了自己很佩服的朝田,外山诚二就想揍自己和外山谦介一拳。

真是糟透了。外山诚二微微抿起唇,闭上了眼又很快的睁开,而后将视线抛到了自己的医师袍上。

等等……那里站着一个人?

「外山谦介?你跟踪我回来?!」发现那人是害自己在医院出丑的罪魁祸首,外山诚二起先是惊吓,而后这份惊吓马上转变成了愤怒。外山谦介站在那儿低着头,像个挨骂的孩子般,只敢偶尔用怯怯的眼光微微抬起头瞧外山诚二一眼,又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外山诚二从从沙发上起身,打算请走这个不速之客。


「我、我很抱歉!但是这件事非医生您不可!拜托了!」外山谦介本就对外山诚二有些歉疚,见了外山诚二生气了更是唯诚唯恐,情急之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整个人伏在地上诚恳的请求道。


「我是不会帮你的!我是医生不是警察!你再不出去我就要报警——不、赶你出去了!」想到这人是幽灵,外山诚二不禁有些胆怯,仗着这是自己家给自己状了胆子,逐客令的尾端爬上了些微颤抖。

外山诚二一把揪住了外山谦介的后领,不顾外山谦介一个劲儿的喊痛,经过一番拉拉扯扯的挣扎,外山诚二终于将外山谦介拉出了门外,并用力的甩上了门。


「别再缠着我了,给我去找别人啊!」外山诚二因为刚刚的挣扎微微喘着气,带有胁迫意味的大吼被减弱了几分气势。


外山谦介可怜兮兮的声音从门的另外一端传了过来:「可是医生,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看的到我了啊……」


「那种事情又不关我的事,我可没有义务要帮你找人啊!」外山诚二没好气的对门外喊道。在门内翻了个白眼,不打算再理会外山谦介,径自走向浴室准备洗澡。


「医生!医生!」外山谦介委屈而焦急的喊声不断钻过门缝溜进外山诚二的耳朵里:「如果医生不帮我的话,我就要一直跟着医生了!到哪里都跟着喔!」


外山诚二打开莲蓬头,哗啦哗啦的水声将外山谦介的喊声给盖了过去。

将宛如丝绸般舒服的热水淋到自己身上,外山诚二眯起了眼,一边享受一边暗暗想道:只要再几天他就会自己离开了吧?



然而接下来外山谦介的举动却让外山诚二知道自己大错特错。


一出门,外山谦介就像只黏人的小狗般不停跟着外山诚二,去到哪跟到哪。

去超市买东西,外山谦介就在旁边碎碎念「喝太多咖啡对身体不太好啊医生」、「红萝卜在特价不多买一些吗」,每次外山诚二忍无可忍,转过身来开口想骂他时,就会被一旁的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让他只好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就此作罢。


去医院,没手术时就在旁边拜托了拜托了的喊着,外山诚二喜欢的节目都被他烦到看不下去;有手术的时候就站在旁边啧啧称奇,手术结束时还高兴得直拍手,嘴里嚷着医生太厉害了。外山诚二起先有些得意,后来就给烦得受不了了,只想拿块抹布堵住他的嘴。


尽管在家外山谦介仍不让他安宁,外山诚二提防着不让外山谦介溜进来,于是外山谦介又是敲窗又是拍门的,吵得外山诚二没法好好睡觉,脾气越发暴躁起来。


就这样子过了一个月,直到医院里街坊邻居间渐渐流传出了「外山医生精神衰弱」的谣言,朝田、伊集院、野村……一个个三天两头来关心他,甚至被朝田禁止进手术室,外山诚二才终于向笑得一脸温和的外山谦介举白旗投降,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帮他找人。



「你说那家伙叫什么名字?」外山诚二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轻佻的眼神斜斜瞟了外山谦介一眼。


「惠美……真田惠美。」外山谦介端坐在沙发上,露出了傻傻的笑容,右手不知为何一张一阖的好似抓着些什么。


「活着?还是也死了?」

「我还活着的时候惠美就是幽灵了。那是段不近女色的日子——」


「我没有兴趣知道。」外山诚二毫不留情地打断了正准备回忆起往事的外山谦介。 「为什么不干脆去她家找她就好?」


「我忘了。」外山谦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哈?她不是你很重要的人吗?你都忘了我怎么可能知道!」外山诚二偏了头看向外山谦介,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住院的时候就不记得什么了……脑梗塞?这好像是我的死因吧。」外山谦介回忆起当初的事,眨了眨眼睛,露出了迷茫的神情。 「我只记得当初觉得『太好了,这样我也跟惠美一样了』。」


「这么说我只要帮你找到他们家的住址就可以了?你那个什么惠美,是我们医院的病人吗?」


外山谦介微微歪了头,吃力地思考着,最后给了个不确定的答案:「好像是……?」


「那我明天叫野村给你查一下吧。真是的,就为了这点事你吵了我一个月?」外山诚二埋怨道。


「真的很不好意思!」

「算了算了。」



野村抬头看了看外山诚二,表情变得十分困扰。 「外山医生,你知道不是家属是不能够查看病人资料的……那是违法的。」


「少啰嗦,叫你查就查!」外山诚二站在野村身后,探头望着电脑,伴随着斥喝巴了野村的头一下。 「还是你想看我再继续神经兮兮的一个月?」


野村吃痛地按住被巴的地方,看见外山诚二威胁的眼神,嘀咕了声「神经兮兮也总比成天当个暴君好」,便开始查询真田惠美的资料。


没过多久, 野村便查到了真田惠美的地址。外山诚二转头看向一旁掩不住高兴之情的外山谦介,朝着电脑的方向努了努嘴。

外山谦介马上反应了过来,连忙凑到电脑旁查看,还从身上西装的口袋中掏出纸和笔写了下来。


「非常感谢!」冲着外山诚二一弯身,外山谦介瞧着外山诚二的眼神突然温柔了起来,仔细看还能发现眼眶有些泛红。

「真的非常感谢您……诚二哥。」

再次鞠了一躬,外山谦介丢下了一句话飞奔出了医院。


外山诚二不明就里的看着外山谦介一连串的举动,皱起眉轻声抱怨:「我什么时候跟你那么亲近了?不过,总算是摆脱这家伙了——」

外山诚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倒向沙发后翘起了二郎腿,顺手的打开了电视。

「这样我就轻松了——终于啊!」


野村用看着神经病的目光望了望外山诚二,点开玩到一半的纸牌游戏继续玩了起来。



没有了外山谦介,外山诚二一整天过得可说是万事如意行云流水。

久违的主刀手术成功了、朝田也难得的夸了他、节目播放的笑话今天也特别有趣,让外山诚二坚信自己终于送走了那个衰神。


夜色笼罩着天空,几点星子闪烁。亮白的月高挂于其中,衬得黑夜更加深邃。

橘黄色的灯光柔和的洒在房间内的每一处,像橘色的羽毛般让人舒服。外山诚二躺在床上闭上眼,准备沉入梦境之中。

然而,一道回忆流星般地骤然划过外山诚二的脑海。


『你的姓,汉字跟我一样都是外山呢!虽然念法不同……』

『我比你大一些,那我就是哥哥了! 』

『嗯!诚二哥! 』

『好乖好乖……要吃糖吗?』

『嗯!』


外山诚二睁开眼,猛然坐起身,而后像是浑身失去了力气般倒回床上,嘴角悄悄的弯起了一抹温柔中带有愉快的笑。

「原来是你啊……谦介。」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看不太懂的我解释一下,虽然应该没有(?

外山诚二跟外山谦介是不算是竹马的竹马(?),然后外山谦介长大后死了找外山诚二帮忙这样。

(强行温馨(?)的结尾(X

感谢阅读! ! ! ! !

评论 ( 24 )
热度 ( 8 )

© 凌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