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凌雨!歡迎勾搭!
文野/ES/全職/魔道/渣反/天官/凹凸/彈丸/法扎
幾乎不產糧的小廢物

「高橋一生,你要一生幸福啊」


马赛克日本—九井良明练笔

因为想要揣摩人物性格,从马赛克日本里挑了一个段落来描写,剧情完全和原剧一样,就是个练习(

纸上的文字令人心生烦闷,索性丢到一边不看了。九井良明将椅子往后滑,腾出空间让自己站起身,顺手拿起只剩下三分之二瓶的汽水。

「扔扔看。」直接了当的命令句落在一旁沙发上一脸呆滞的常末身上。
常末理世吗……看起来是个呆子,也许能用在特殊的地方?

顺势踏上摆在地上的滑板,控制着向前滑了一小段后转了个圈,稳稳地停在常末的面前。「扔扔看。」九井复述,喝了口汽水。
常末一头雾水的盯着九井看,小心翼翼的从桌上拿了个汉堡,朝着九井轻轻地扔了过去,汉堡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被一脸漠然的九井用力拍落。常末吓得的发出一声惊呼。

望了望被拍到地上的汉堡,九井眨了眨眼。
这人比他想像中的还笨。嘛、笨也有笨的可用之处就是了。

「打开它。」九井语气轻快。
常末照做了,拿着被打开包装的汉堡一脸不解的望着九井
啊啊,多么纯洁无知的眼神。要知道,所有的荡 妇都曾是纯洁的处女。
「朝着那边,」九井指向旁边的窗户做出扔出去的手势,「『碰』地扔出去。」

常末用难以接受的表情瞧着九井,「可是、这是食物耶……」

真是个死板的人呢,怪不得在大人的世界里待不下去呢,理市君。
九井微微歪起头,「你在旋开螺丝时没有螺丝起子怎么办?」

「找东西代替螺丝起子。」常末战战兢兢地回答:「例如剪刀的前端什么的……沟槽大一点的还能用十元硬币。」

「十元硬币是制造出来用来旋螺丝的吗?」九井反问。

「不是。」

「你在困了的时候有没有拿书当枕头过?」九井将左手放在颊边,做出枕枕头的姿势。而后将微张开的手放在耳边,仿佛拿着什么。「小时候有没有拿过纸杯做成电话?」

「是的,有做过。」

「东西的使用方式,是可以由自己来随意决定的。」九井走近常末,从常末手上拿过打开的汉堡。「认为食物只能拿来吃的人,我们公司不需要。」
说着,朝着窗子用尽全力地扔出了汉堡。同时身体因为用力过大而往前摔,飞过沙发掉到地上,轻微的疼痛化作兴奋在九井血液里流淌。
所有的快感都伴随着疼痛。破开花苞的那一瞬间,下位者固然痛,但随即被涌来的快感淹没。上位者则会体验到被狭窄夹的绞痛,然而那些疼痛全都是快感。
满不在乎的从地上站起来,九井看见吃惊的常末越发愉快。
来吧,常末理市,朝着大人的世界张开双腿,让贞洁的眼神染上淫 糜的色彩!
九井欢乐地蹦到沙发上,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骚动,他忍不住愉快的在沙发上蹦跶。「扔!」如同恶魔般鼓舞着常末,九井笑得像是个有糖吃的孩子,望着已经印上了一个油腻印子的窗户,期待它被印上第二个,「扔了就录用你!」

常末动摇了,他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将拆开的包装折好,常末朝着窗户将手中的汉堡扔了过去。
「好!你被录用了!」九井无法按捺兴奋的跳到常末另一侧的沙发上,将手上的汽水全数倒到常末头上。

欣赏着常末难受的闭起眼睛和呼吸的表情,九井笑得越发灿烂。
为了利益放弃原本的原则,被现实说服。理市君,恭喜你获得大人世界的门票!

评论 ( 5 )
热度 ( 9 )

© 凌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