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凌雨!歡迎勾搭!
文野/ES/全職/魔道/渣反/天官/凹凸/彈丸/法扎
幾乎不產糧的小廢物

「高橋一生,你要一生幸福啊」


纠结(古福)(1)

终于赶出第一篇了,觉得自己快虚脱了(不
希望在中考前能把它写完(不可能
獻給雲桑的禮物:抱歉我還沒寫完,然而我會把它寫完的(?

柔和的夕晖泼了半边天空掺了金子的橘红,光线从窗户中溅进了诊疗室,在地上映出一个埋首写报告的影子。

福原仔细地将报告的最后一个字写上,放下笔,松了一口气似的露出了微笑,「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现在几点了……咦?已经这么晚了吗?」位于数字六和七之间的短针让福原惊讶了,抬头望了望渐暗的天空,福原加快了手上收拾东西的动作。

天暗得很快,转眼间天空已被罩上淡淡的夜色。

福原走在回家的路上,今早日野医生所说的话缓缓漂过他的脑海。

「人会对相处很久的人事物产生眷恋……」福原轻声喃喃。

距离川上去留学,已经过了半年了啊……

当初刚成为实习医生时什么都不懂,冒冒失失的老是惹祸。也不知道是让川上看不下去了还是刚好一起被分到日野医生的身边,川上开始帮忙自己解决一些棘手的事。

他永远记得那天他不小心跌倒而让手上的资料散落一地,川上带着无奈的笑容帮他收拾好递给他的那一刻。

和他一样成为实习医生不久的川上双眼燃烧着的热情,让他的心跳漏跳了好几拍。

为期近十年的暗恋,在那一刻开始了。

视线总是不自觉地漂到川上身上、看着川上心脏就咚咚咚地跳得好快。明白川上并不喜欢自己还是默默喜欢着他,期待哪天她能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因为川上开心而开心、因为她难过而难过,整个人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听到川上要离开那一秒,世界仿佛在眼前碎成了一片一片,每一片都是与川上的回忆。那晚醉得很深,晕乎乎的脑袋里只有川上时常哼的歌曲在流动,等到发现有道带着哭腔的沙哑嗓音在哼唱,才发现自己哭了。

倒数着川上离开的日子,随着天数减少,心里破碎的地方似乎慢慢重组了回来。

望着那天下午川上穿着白色的医生袍离开的背影,心里却毫无难过,只有对朋友的不舍以及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福原于是明白自己已经不再喜欢川上了。

这就是恋爱吧,甜蜜又苦涩、懵懂又明白、长久又短暂,矛盾的很。怪不得日野医生说是暂时性的心理疾病呢。

深呼吸一口气,将回忆沉淀进脑袋中,福原这才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自己所就读的高中大门前。

福原眨了眨眼。这高中离医院可不近啊,太沉浸在回忆中才没发觉走错路了吗?

我这冒失的性子得改一改啊……。福原有些懊恼的想。

福原端详起熟悉的门口,铁制的大门涂上了新漆,却仍能从几处剥落的地方看见岁月的刻蚀。斑驳的水泥墙角落布满了孩子气的涂鸦。

「好怀念啊……」福原忆起中学时代懵懂青涩的自己,忍不住感叹道。

出神地望着夕阳余晖下的故地,直至最后一点光芒都被地平线吞没,斑斓的彩衣被天空褪下,剩下底下夜色的晚礼服,福原才心满意足地露出笑容,转身准备回家。

才刚转过身,视线的角落蓦地映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影。福原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向着不远处的那人喊道:「古贺桑?」

被唤到的那个人先是顿了顿脚步,然后疑惑地朝着福原的方向看了过来。眸中的疑惑变成了惊讶,古贺眨了眨眼,犹豫着是否该去找福原,就这么僵在原地。

没等古贺决定好,福原便快步迎了上去,伸手拥住了古贺,「好久不见……!」

「福原桑?!那个……」古贺被福原的举动所惊吓,手足无措的被福原抱着,不知道是不想挣脱还是没办法挣脱。

「啊,抱歉抱歉!」福原不好意思地放开了古贺,比着旁边公园的长椅露出温暖的微笑,「我们去那边聊吧?」

上弦月斜斜勾在天边,被浓浓夜色包围。像块仔细放上柔软丝绸的白玉,虽然不如满月那样莹润大方,但抱琵琶半遮面的风韵也是醉人的。

看似静谧的夜其实并不静,一处小公园的角落,两道久别重逢的声音聊得正欢,替夜填上了热闹的色彩。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呢——古贺君这几年来过得好吗?」福原眉眼间含着期待的笑意,微微侧着头准备倾听。

「普通普通吧……就跟一般人一样,上了大学,然后毕业进入职场。现在是个小小的推销员,托您的福,生活还算可以。」想到毕业时惨淡的成绩以及职场间的孤立,古贺苦笑了下,随即露出笑容反问道:「那么福原桑呢?」

「我也是。」福原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不同的大概只有我现在是实习心理医生吧?」

「心理医生啊……非常适合福原桑呢。」在脑海中稍微勾勒了穿着医师袍的福原,古贺发自内心地说道。

从中学开始福原就一直是倾听他人说话的角色呢……这个工作再适合他不过了。古贺想。

「啊,说起这个。我有在电视上看见古贺桑喔?」福原有些兴奋地说道:「古贺桑真的好厉害啊,第一代quiz王呢!」

「那个没有什么啦,quiz是我唯一的专长了……」古贺看见福原带有些许崇拜的眼神,慌忙摇了摇手,腼腆的笑了起来。

福原的眼角不经意地扫过左腕上的表,惊觉时间已经来到了平常就寝的时间,于是冲着古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个、时间不早了……」

「啊,的确是不早了……」古贺这才发觉夜晚已经到来,不觉有些怅然。

「古贺桑告诉我电话号码吧?」福原站起身,观察着古贺的脸色试探地问道:「这样也比较方便以后联络。」

「嗯……。」古贺犹豫了下,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福原。

福原接过名片,顺手收到了自己的大衣外的口袋里,「谢谢……!那么,再见!」福原弯了弯身子表示礼貌,一边挥着手,一边匆匆地朝着别的方向走去。

「嗯,再见!」古贺也站起了身子,朝着福原的方向挥着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了福原,「那个、福原桑!」

「唔?」福原停下脚步,回过身望向古贺。

「那个、这个,高中的时候,你还记得……」古贺支支吾吾地说着,看见了福原困惑的眼神后,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没事。抱歉打扰了……」

即使福原的背影消失在灯火阑珊的街道中好久,古贺开始怔怔地望着福原离去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甩开思绪,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评论 ( 11 )
热度 ( 7 )

© 凌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