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凌雨!歡迎勾搭!
文野/ES/全職/魔道/渣反/天官/凹凸/彈丸/法扎
幾乎不產糧的小廢物

「高橋一生,你要一生幸福啊」


外山(とやま)与外山(そとやま)(上)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文笔渣而且是大写的OOC,不介意伤眼睛的话就请看下去吧(抹脸



「呼啊——」外山诚二猫似的眯起眼打了个呵欠,翘着二郎腿,慵懒得整个人几乎瘫在了椅子上。刻意悬空的脚无聊的晃呀晃。不感兴趣的眼神片刻的移向窗外的蓝天绿叶,随后移回又爆出一声哄堂大笑的电视。

下一秒,对于播放了一下午乏味笑话及罐头笑声的电视,外山诚二忍无可忍,从桌上粗鲁地抓过遥控器用力按下关闭键,而后随性地将它丢回桌上。

「好无聊啊……其他人不是去动手术就是去进修,丢我一个人守在这里算什么啊!」平时带着轻蔑的眸中此刻被不满席卷,眼神扫过空荡的办公室,外山诚二将累积了一个下午的怒气全部发泄在对着空气的叫嚣。


明明比起技术他一点都不输他们的!

凭什么是他要留在这个无聊的地方啊……!

越想越觉得气愤,外山诚二忿忿地从医师袍的口袋中拿出一颗糖果。粗暴的扯开了包装将里头的糖放入嘴中。

甜甜的音符于舌尖绽放跳跃,外山诚二闭上眼享受着来自口中的协奏曲,稍稍抚平了他被放置在办公室的不满。


「那个……请问有人吗?」礼貌中带着些微紧张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进来吧。」外山诚二疑惑的歪了歪头,并没有想起身的意愿。

「那么、打扰了……」男人带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笑走了进来,却马上惊讶得瞪大了眼。

外山诚二斜睨了走进来的男人一眼,吃惊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连忙抓住椅子的扶手稳稳身子。


两人惊诧的看着对方,仿佛照镜子般,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孔对视着。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啊、我是外山(そとやま),请多多指教——」自称外山的男子人率先回过神,对刚刚的失礼抱歉的弯了弯身,露出友善的笑容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外山诚二盯着面前的人猛瞧,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愣愣的接过名片后很快地扫了上面的字一眼,外山谦介。


「是这样的,我有件事想要拜托医生您。」外山谦介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却有星星点点的期盼在墨眸中闪动。


喔?应该是要拜托他手术吧?

闲了一个下午终于能有点事情做做了啊——

想到自己的专业,外山诚二得意了起来,嘴角斜斜挂起自信的笑容。

然而那笑容却在下一刻被外山谦介的话语击落。


「我想请医生帮我找个人。啊、说是人其实也……」外山谦介认真地看着外山诚二要求道,随后微微皱起眉思考自己的措辞。


「哈啊?」和预料中的回答不一样,外山诚二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该不会是走错了地方?

期望落空的感觉让外山诚二更加不满,忍着想大声斥骂这人搞不清楚状况的想法,他翻了个白眼,朝着出口的方向轻蔑的指了指,「我们这里是医院不是警局,要找人的话找警察报案去吧!」


「……外山医生?」


身后传来伊集院的疑问,外山诚二没打算再理会这个走错地方的人,回过身望向伊集院,「怎么了?」


伊集院有些紧张的往左右张望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后才开口:「外山医生,你在跟谁说话?」


「你在说什么啊,他不就站在这里吗?对客人还是尊重一点比较好吧。」看见伊集院惊讶中带着紧张的眼神,外山诚二感到十分莫名奇妙。


中分头的眼睛还好吧?外科医生视力不好的话对动手术很不妙的啊。


「可是外山医生、你身边并没有人啊……?」伊集院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睁大了眼四处张望了下,而后用有些迷惘的眼神看向外山诚二。


「什么?」伊集院并不是会说谎的人,外山诚二被望的有些发慌,声调不自觉的大声了起来,掺杂了疑惑和怀疑的视线在外山谦介及伊集院间游移。


「啊、抱歉,我刚刚忘记说明了。」外山谦介看见了外山诚二慌张的反应,这才想起来自己漏了些什么。像个犯错的孩子般心虚的挠了挠脸颊,嘴角牵起抱歉的弧度。

「其实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幽灵。」


「哈啊?」这次外山诚二真的从椅子上跌下来了。他张开口却愣愣的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个单音表达自己的讶异。外山成二跌坐在地板上,一双难得惊慌的乌眸仰视着一脸抱歉的外山谦介,被惊得拔高了的声调微微颤抖着。 「不、等等……你是开玩笑的吧?」


不是因为怕鬼才被吓成这样的……!

任谁发现与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是个幽灵都会被吓到六神无主吧!

这是外山诚二从震惊中回复的第一个想法。


「不是玩笑喔……吓到你了吗?」外山谦介认真地看着外山诚二说道,眼神中充满着小心翼翼的担忧。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故意的吗?」外山诚二被外山谦介看得心头火起,瞪着对方不甘示弱地叫嚣。


「外山医生,你还好吧?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在跟谁说话,但是脸色很苍白喔……要不要休息一下?」伊集院十分担心的望着有些狼狈的外山诚二。


「不需要!我好的很……只是没坐稳而已。」外山诚二不愿在伊集院面前失了面子,无视外山谦介歉疚的神情及搀扶他的动作想站起身,然而有些发软的腿却让他一个踉跄,忙用手抓着椅背才没扑到地上。


深呼吸了一口气,暗骂了自己的双腿一声,外山诚二施力在椅背上让自己能够站稳身子,抬起头来才发现朝田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的面前。

「外山,不舒服就别硬撑了,先回去休息吧。我会帮你请假的。」低沉的嗓音带着点关切和不容拒绝的强势。


难道自己刚刚那个丢脸的样子全部都被朝田看在眼里了吗?

今天真是倒楣透了!无聊了一整天还被奇怪的幽灵搞得这么狼狈!

外山诚二的怒气值达到了满点,理智被蒙蔽了。他微微歪起头挑衅地望着朝田,眼里似笑菲笑,愤怒的暴风雨正在成形。 「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外山!」朝田皱起眉喊道。


外山诚二被这么一喊,唤醒了被愤怒压制的理智,即将形成的风雨在肆虐前逐渐的瓦解飘散。外山诚二这才发现自己刚刚的举动和以前暴躁冲动的自己并无二致。


「即使是最高级的外科医生也需要休息的,别逞强了。」朝田拍了拍外山诚二的肩安抚道,点点头示意他理解。


「……。」外山诚二抿了抿唇,一语不发的点了点头,医师袍也没脱就离开了办公室。



评论 ( 7 )
热度 ( 7 )

© 凌雨 | Powered by LOFTER